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68  冷战

作品:重生之天定帝女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陆清绯

    顾流端轻轻挑了挑眉。

    他冷不丁嗤笑一声,眼底有淡淡的冷清之色浮现出来:“特意来找我么。”

    风镜思看着他的神色,风镜思自从和顾流端熟悉起来以后,风镜思便没再见过顾流端用这么冷清的神色看她了。

    风镜思觉得自己心下似乎被针尖扎了一下,她轻轻咬了咬唇瓣,努力让自己的神色看起来正常一些。

    顾流端身边的少女看到风镜思一张精致漂亮的小脸苍白的模样,倾城绝伦的脸庞上露出了然的神色。

    她轻轻勾了勾唇,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

    风镜思觉得现下的情况真的是有些尴尬了,且不说有外人在她不好说什么,就是顾流端,哪怕她根本不认识这个姑娘,顾流端现下的行为也是没有给她留一点面子。

    风镜思心下钝钝的抽痛,她略略苦笑了一下,良久轻声道:“算了……我先回去了。”

    “姑娘都来了,不进来坐坐吗?”那少女微微笑了笑,“不然岂不是白跑了这一趟。”

    风镜思摇了摇头,她连眼神都没有甩给少女,只是固执地看着顾流端,淡淡道:“打扰了,我先行告辞。”

    铃兰蹙了蹙眉,她看到风镜思的神色,虽然她脸上的表情极淡,像是什么都没有在意一般,看是铃兰还是能感觉到风镜思的低落,风镜思一直是一个很会掩饰自己情绪的人,她脸上表情不变,并不代表她的心态没有受到影响,铃兰这时也顾不上自己身份低微,略带抱怨的看了顾流端一眼。

    若是王上在,四殿下又何苦要受这种委屈……虽说前几日四殿下的确也有错,不该那般护着风公子使自己受伤,可现下四殿下都已经亲自过来了,国师大人仍是这般冷漠的态度,这便对四殿下来说太过残忍了。

    顾流端冷眼看着风镜思毫不留情地转身,他脸色沉了沉,一双漆黑的眼瞳深处有淡淡的翠色渗透出来。

    这是顾流端想要发怒的前兆。

    他身边的少女看着这样的顾流端,突然忍不住轻轻打了颤儿。

    风镜思故作无所谓地向前走了几步,顾流端看着她越走越远,突然冷冷开口道:“站住。”

    身后传来顾流端清澈冷凉的嗓音,风镜思脚下一顿,没有再继续往前走。可是她也没有回头,只是倔强的站在原地,似乎在等待着顾流端说话。

    顾流端看着身边的少女,淡淡道:“画儿,你先回去。”

    被称作“画儿”的少女微微一愣,她转头看向顾流端,脸上有一瞬间的诧异。许是怕她多想,顾流端轻轻叹了口气,语气柔软了一些,还顺带轻柔摸了摸她的头:“等有机会再来。”

    这少女,正是待在洛风逝身边女扮男装的顾潇画了。

    从前几日开始,她便想办法避开了洛风逝,亲自过来找了顾流端。所幸顾流端没有忘记她,哪怕是没有玉佩,顾流端也很快认出了这个少女是谁——因为他们都同样有一双漆黑深邃,但在使用灵力时会渗透淡淡深翠色的眼瞳。

    顾潇画,正是顾流端的亲妹妹。

    顾流端没想到顾潇画居然能亲自找到璟和来,见到顾潇画时他也有些诧异,不过他很多年没有见过他这位妹妹,既然如今见到了,顾流端觉得自然是应该好好对待她的。

    顾潇画不是什么事都不懂的女孩子,顾流端既然让自己先离开,定然是想先把他这边的事解决好。

    早就听闻顾流端和璟和王庭的四殿下有所牵扯,顾潇画得知消息时还有些不太相信,因为她听说自己的哥哥一直是一个为人高傲冷漠的人,不像是会为情所打动的人,可如今一看,哥哥这应该是真的动情了。

    顾潇画心下了然,也不再拖拖拉拉,便点头道:“好,那我先回去了。”

    顾流端应了一声,顾潇画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路过风镜思身边时,她特意停下来向风镜思欠了欠身,才悠悠离开。

    风镜思看着那姑娘的背影,心下那股子酸涩感越来越浓重。

    画儿。

    真亲切啊。

    风镜思背对着顾流端,她重重咬住唇瓣,直到唇上有血丝渗出来,她才后知后觉,尝到自己口中的淡淡的血腥味。

    顾流端冷冷清清地看着风镜思一动不动的身影,蹙眉命令道:“过来。”

    风镜思轻轻闭了闭眼,她努力让自己唇边绽开一抹浅笑,转身淡淡道:“我觉得我还是回去……”

    “国师大人,四殿下身上的伤还没好便出来找您,您这样……”铃兰想替风镜思说一说话,风镜思只听了一半,脸色便冷淡下拉。

    “闭嘴。”风镜思冷着脸道,“铃兰,你先回去。”

    她风镜思是什么脆弱的人吗?需要铃兰特意和顾流端解释?她是不是拖着受伤的身子来找顾流端,她究竟想找顾流端做什么,这些全都和顾流端没有关系,是她自己甘愿的,也完全不需要在顾流端面前卖惨。

    铃兰没想到风镜思居然会打断自己,她张了张口,却很是听话地把剩下想说的话咽了下去。但话可以不说,铃兰是断然不会把风镜思单独扔在这儿的,她抿了抿唇,半晌才道:“四殿下,奴婢在楼下等您。”

    风镜思现下的想法便是把铃兰先打发走,铃兰去哪风镜思已经顾不上,她随意挥了挥手,铃兰便一步三回头地下楼去了。

    走廊上只剩了顾流端和风镜思两个人,顾流端一脸冷色,眼瞳渐渐被深翠色占据,他看着一脸倔强的风镜思,心下的怒意更甚。

    他几乎是用讥讽的语气道:“我若不喊住你,你就打算这么走了?”

    风镜思不知道顾流端在生什么气,她看到顾流端和那姑娘单独在一块,她还没有生气呢,顾流端有什么资格生气?

    顾流端怨她护潋衣,怨她没有保护好自己受了伤,她理解了他的心思,所以在伤口略一好转便亲来过来找他道歉。

    可是顾流端非但没有对自己表示一点的动容,甚至还用那么冷淡的神色看着自己,风镜思觉得自己难不成真的要犯贱地非要留在这里,看顾流端那种冷淡的神色?

    风镜思认为是在没那个勇气。

    风镜思抬头看着顾流端,轻声道:“你不是很忙吗?我并不想打扰你,所以才想走的。看样子,你也不是很想好好和我谈话,我留在这里似乎没什么意义呢。”

    顾流端觉得自己要被风镜思给气笑了。

    他如风一般掠到风镜思身边,眼角带着淡淡的冷清,明明脸上带笑,配上顾流端那张绝美风华的脸,他脸上的笑容仿若是地狱里开出来的花朵似的,看上去迷人却又危险。

    顾流端伸手扣住风镜思的下颔,迫使她整张小脸在毛茸茸的领口中抬起来:“没有意义,真是好得很。”

    顾流端这么不讲道理,风镜思心下更是委屈,她伸手想要把顾流端的手拨开,可顾流端的掌心十分有力,她拨了一会,反倒是被顾流端用另一手控住了双臂。

    风镜思被迫抬头看着顾流端,又忍不住去咬唇。

    风镜思方才已经把唇瓣咬破,如今这样一用力,淡淡的血迹便又微微渗透出来,顾流端蹙眉看着她一副隐忍又固执的模样,心下的怒意更甚。

    “放开我。”风镜思半晌冷冷道。

    顾流端冷冷一笑,突然放开手,把她整个人扛在了肩上。

    风镜思冷不丁地被他扛起来,一阵天旋地转后,风镜思趴在顾流端肩上尖叫了一声,骂道:“顾流端,你干什么?”

    顾流端黑这张脸冷笑一声,斩钉截铁道:“干你!”

    “你……”风镜思眼睁睁地看着顾流端扛着自己朝雅间里走,连忙伸手重重拧了他的腰几下,可是风镜思拧的自己手都疼了,顾流端脸色连变都没变,风镜思自觉没办法和顾流端抗衡,脑海中灵光一闪,她呻吟了道:“你放我下来,我的伤口好疼……”

    顾流端抬手拍了拍她的屁股,冷笑:“你当我不清楚你的伤口在哪?”

    “……”风镜思被顾流端拍了屁股,一时有些懵了,她愣了好一会,直到顾流端把她带到雅间顺带关上了门,风镜思才如梦初醒一般狠狠咬在了顾流端肩上。

    “你不要脸不要脸!”风镜思恨恨道,“放我下去,我要回宫!我要远离你!我不想看到你了!你滚开!”

    风镜思连珠带炮一般,顾流端也不管她嘴上在乱七八糟说的什么,只把她放下来,而后把她整个人圈在了臂弯中。

    风镜思猛地被顾流端控制住,她身后便是冷冰冰的墙壁,风镜思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脸上还是那副倔强不服输的表情:“你……”

    风镜思本来想问顾流端“你想干嘛”,但是回想起顾流端方才冷冷吐出口的那两个字,风镜思觉得自己不能再给这个人耍流氓的机会。

    “你错了没有?”顾流端决定不给风镜思转移话题的机会,转而直奔话题,“看着我。”

    风镜思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眼睛里似乎还有着淡淡的水光:“我做错什么了?”

    就算之前自己在怎么有错,经过今晚,风镜思也觉得自己没错了。

    顾流端看着风镜思淡淡渗着血丝的唇瓣,眼神微微一动,他伸手轻轻碰上风镜思的红唇,柔软的触感让他微微怔了一怔,而后他眼底有异样的光芒升起。

    受伤的地方被顾流端这么蹂躏,风镜思蹙了蹙眉,眼底的水光更甚,她小声抱怨道:“别碰……好疼。”

    顾流端被风镜思这颇有些小女儿意味的嗓音挑逗的心下微微一动。

    而后他猛然低下头,重重咬上了风镜思的唇瓣。

    微凉的触感从唇瓣上传来,风镜思下意识地就要抬手去推顾流端,却被顾流端生生控在了自己怀里。

    双手都被顾流端一只手控制住,风镜思被动承受着顾流端近乎于不留情面的深吻,一张小脸渐渐涨得通红。

    呼吸有些不顺畅,她无意识地低低嘤咛了一声,却惹得顾流端心头的火更甚。

    口中有淡淡的血腥气传来,顾流端知道,那是风镜思唇瓣上渗出来的血迹的味道,他尝到血腥味,眼底有淡淡的柔软之色。

    半晌,他轻轻舔了舔风镜思的唇,总算是大发慈悲地放过了她:“错了没?”

    风镜思微微喘息着,她用一双水光潋滟的眼瞳瞪着顾流端,骂道:“滚你丫的,滚滚滚。”

    顾流端微微蹙眉,他抬手重重捏住风镜思的脸颊,风镜思被他捏的嘴唇都嘟了起来,她呜咽了两声,听到顾流端冷笑道:“再说一次?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滚一滚?”

    “呜呜?”风镜思表示不解。

    顾流端扑哧笑了一声,俯身在她耳边暧昧道:“在床上。”

    风镜思听到这三个字,脸蛋猛地涨红,她觉得自己几乎就要头顶冒烟,眼前还有点眩晕之感。

    顾流端,顾流端他……为什么这么无耻?

    “我错了。”风镜思决定采取怀柔政策,“你先放开我。”

    顾流端挑眉:“错哪了?”

    “……”风镜思撇了撇嘴,不情愿道,“你不就是气我护潋衣受伤了么?我今晚这不是来找你道歉了吗?”

    顾流端讶异的点了点头,脸上带上了一丝微笑:“这是其一,还有呢?”

    还有?

    风镜思一时有些傻眼,她剩下的话全都被她硬生生噎了回去,她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眼瞳里一片迷茫。

    为什么还有?顾流端不就是在气这个吗?除了这件事,她实在不知道顾流端在气什么啊。

    顾流端看她闭了嘴,半晌没听到声音,他捏了捏她的脸,催促道:“问你话呢,还错哪了?”

    风镜思抿了抿唇,梗着脖子道:“别的没错。”

    “没错?”顾流端反问。

    风镜思笃定点头,反倒是怪起顾流端来:“我就是没错,反倒是你——”

    “啊!你干什么?”风镜思猛地瞪大了眼。

    身上披着的雪白狐裘被顾流端用一只手缓缓解开,风镜思被他控制地死死的,完全没办法动,只得眼睁睁看着顾流端把她的狐裘解了开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黄大仙救世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