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246:压过傅馨儿的礼服

    “哼!”傅馨儿轻蔑的冷笑。

    心里道,一个刚出狱的女囚,你吃过什么好东西?!

    面上是高冷单纯中带着一种施舍的表情说道:“这是在台湾高山上采摘的九成熟的野生芒果,摘了之后立马空运过来炸出来的鲜汁儿,你自然是没喝过,别说是你,就是楚家人也未必喝果这样的果汁,你今天可真幸运!”

    “我是真的好幸运。”蓝忆荞谦卑的笑。

    一边笑,一边抬手将头上简单的发夹拿了一下,头发拢好又重新卡上发夹。

    这才贪婪的表情看着傅馨儿,说道:“这果汁是我这辈子喝过的最好喝的果汁,比我前几天喝的压榨纯山楂酸梅汁好喝多了。”

    这样说着,她舔了舔舌头。

    伸手就去捧傅馨儿旁边的另一杯。

    都已经捧在手上了,傅馨儿快速将她的手打掉:“别碰我的杯子!”

    蓝忆荞:“……我,我就是还想喝一口,就一口,我刚才还没品出味儿来呢。”

    “噗……”姚丽莉在旁边笑出声。

    其实听傅馨儿这样一介绍,她也迫不及待的想品尝一口,到底是什么特级芒果汁,在看到蓝忆荞这样像没吃过东西似的一副贪婪嘴脸,她立马变的和傅馨儿一样,死死的看住自己的一杯果汁。

    不过看也没看住。

    蓝忆荞松开傅馨儿的果汁,另一只手立即抓住了姚丽莉跟前的一杯。

    “你个八辈子没吃过好东西的女囚!”姚丽莉终归要比傅馨儿泼辣一些,在蓝忆荞抓住她杯子的同时。

    她立即破口大骂。

    继而一把从蓝忆荞手中抢过来,端到自己唇边,仰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

    讲真

    她觉得和普通芒果汁的味道没啥区别,无非就多了点酸味儿罢了。

    傅馨儿看到蓝忆荞和姚丽莉两人的样子,她只轻蔑的笑,继而小口小口抿着自己的果汁。

    一杯果汁而已。

    就让两个女人露了原型。

    什么玩意!

    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蓝忆荞自是不必说,半小时后药效发作,她会当场丑死在这里!

    至于姚丽莉,怪不得小三生的私生女,下三滥的招数真多。

    今天的生日会过去后,以后自己决不会再和连这样的药物都能弄到手的下贱胚子有半点来往。

    还是曹瑜姐姐好。

    清冷,待人接物不卑不亢,虽然混迹娱乐圈,却也是娱乐圈的一股清流,而且还是谭韶川喜欢的女人。

    又是谢奶奶的亲人。

    傅馨儿决定以后就把曹瑜当做自己的亲姐姐了。

    “听说你喜欢吃蝉蛹啊?”蓝忆荞喝不到果汁,又问道。

    不等傅馨儿回答她便自己说道:“这个珍贵的果汁都让我喝了一杯了,蝉蛹也让我们分享分享呗?”

    “既然是客人,哪有不让你们品尝的道理,只是你们看到不要害怕哦。蝉蛹那个东西不是每个人都敢吃的。”提到蝉蛹傅馨儿就眉飞色舞。

    蝉蛹是她的最爱。

    每天都能吃几十个。

    “我,我想看看。”姚丽莉好奇的说道。

    “下楼吧,我让秦嫂端来一盘。”这时候的傅馨儿尤为好脾气,十分好客。

    也不嫌弃蓝忆荞了。

    她就是要将蓝忆荞弄到人多的地方待着。

    一切只等半小时后的好戏。

    估计半小时后,家里陆陆续续来的客人就不少了吧?

    下了楼,果然客厅里已经来了不少的客人,外面院子里也有,客人们无不先和谢老爷子谢老太太寒暄。

    继而和戴遇城寒暄。

    傅馨儿下来的时候,又是对小寿星一番恭维。

    傅馨儿的脸上洋溢着清纯无比高贵无比的笑意。

    “秦嫂。”她高声喊了侯在一旁的秦嫂一声。

    “哎,小姐。”秦嫂应声而来。

    “端一盘油炸孜然蝉蛹,让她们几个尝一尝。”傅馨儿大方的说道。

    “好的小姐。”

    没多会秦嫂便端上来一盘黑咖色的蝉蛹上来,蝉蛹都是活着的时候水里浸泡吐泥,然后直接入得油锅,以至于现在被炸熟了之后,眼珠子看上去依然是鲜活的。

    乍一看,一个个的支棱着四肢。

    真的很难下口。

    姚丽莉吓得直接将脸背过去了。

    曹瑜到算是镇定的,只看着,没有想要动嘴的意思,姚茵茵远远的站在一边也不敢吃。

    只有蓝忆荞和傅馨儿。

    你一个,我一个用手捏着吃。

    两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儿,在四个老年人中间趴在茶几上吃蝉蛹的场景,还真有一些天伦之乐的意思。

    只是四个老人心思各异。

    谢衡春夫妇看到一个来家里做服务员的女囚竟然趴在这里大模大样的和馨儿一起吃蝉蛹,老两口子想一把扇死这个女囚。

    而谭以曾和姚淑佩则不。

    两人都比较欣慰荞荞的适应能力,这是个可怜孩子,却也是生存能力非常顽强,可谓是遇强则避,遇刚则柔的孩子。

    她很会应变。

    她能在川儿的家里生活的很好,来到海川大厦里也能让海川大厦的员工不讨厌她,纵然现在来到戴遇城的家里做一个服务员。

    她同样可以做到该吃吃,该喝喝。

    老两口子心里竟然同时产生一种高兴,放心的感觉。

    客人们也陆陆续续到场,基本上用不着老人上前招呼,大都是戴遇城迎在门边。

    傅馨儿和蓝忆荞两人快将一盘蝉蛹吃完的时候,楚家全家人悉数到场。

    毕竟楚慕寒和戴遇城的关系非同一般。

    楚家人总也觉得自己家在戴遇城这里不是外人,以至于,包括已经嫁出去的楚心蔷和楚心樱两个女儿在内,全家出动。

    一家六口刚进门就看到蓝忆荞趴在客厅里。

    蓝忆荞始终都没忘自己今天在这里就是个服务员的身份,所以一盘蝉蛹吃完的时候,她主动说道:“馨儿小姐,你坐在这里招待客人,你今天是小寿星哈,盘子我送下去,正好我就不进来了,我在下面帮苏焕一起刷杯子。”

    端起盘子,一转身她看到了楚家人。

    “蓝忆荞!”楚慕寒立即变了脸色:“怎么哪里都有你!”

    说话的时候,他的双拳都攥紧了。

    因为她的挑拨,自己和养母洪宝玲的关系这一段时间都尤为紧张!这个女人是真该死!她总是能在不动声色之间就暗戳戳的咬人一口!

    还是带着毒液的那种。

    看着蓝忆荞一脸无辜的表情,楚慕寒想一拳把蓝忆荞的牙齿给打碎!

    “蓝忆荞!你可真的是神通广大!馨儿的生日宴会你也敢来!你是不是觉得你最近一段时间活的挺滋润的?”楚心樱看到蓝忆荞更是切齿咬牙都不足以泄愤。

    她因为和母亲和姐姐一起忙活着为馨儿选择生日礼物,这几天里压根就挪不出空来收拾蓝忆荞。

    这个该死的女囚竟然在公司里直言叫嚣她是苏瑾延的小三。

    简直是一点点都不把她楚心樱放在眼里了。

    “对呀。”

    蓝忆荞笑的轻缓又满足,语气也是平平和和的:“我最近生活的是蛮滋润的啊,我前男友给我介绍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又是我喜欢的时装设计师,而且每天下了班之后,我还能在赚点外快,比如今天我来这里当服务员,四个小时就是一百五十块钱呢,再加上我平时上班的工资,我现在也算是小白领,小富婆呢。”

    楚心樱:“你……”

    这一时刻,她看着蓝忆荞淡淡的,带着一种不易察觉的挑衅的笑。楚心樱还真的拿蓝忆没办法。

    这是馨儿的生日宴会场。

    岂能容楚家人在这里鸡飞狗跳的处理自家私事儿?

    她闭上眼,攥紧拳,努力的一点点的向下压制自己火气,不要发出来。

    蓝忆荞端着空盘子若无其事的从楚家人的身边走了出去。

    楚桥梁和洪宝玲夫妻俩费解的相互对望。

    就不明白了,怎么哪里都有她?!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是晚了,楚桥梁立即赔了一张笑脸来到谢衡春的面前,忙不迭的解释道:“老爷子,真对不住,这孽障真不是我们让她来的,没人告诉她这个风声啊?她怎么就来了呢?”

    说到这里,楚桥梁一拍脑门子。

    “我知道了!是她!”楚桥梁极为肯定的语气:“是那个苏焕!她们俩是好姐妹,经常联合在一起做一些丢尽脸面的事!”

    “谢老爷子,那个苏焕不是个好东西!”楚慕寒也在谢衡春的面前添了一嘴。

    “苏焕……的确是!”谢衡春叹声说道。

    “哼!”

    说到这里,傅馨儿心有不快,继而撒娇道:“你们明明都知道她不好,还要把个恶心人的女人娶进家门!”

    “馨儿乖,今天你是小寿星,你要快乐。”谢老太太哄着傅馨儿。

    一旁的谭以曾和姚淑佩两口子最是不待见楚家人,以至于楚家人来了,两口压根都不看他们一眼。

    当然了,尴尬的其实还是楚家人。

    尤其是楚心栀。

    虽然明知道前一阵子是姚淑佩耍了自己,可你说理去?

    姚淑佩根本就不吃你那一套!

    明摆了欺负死你!

    你还只能打落门牙往肚子里吞。

    楚家人看到谭以曾和姚淑佩坐在那里,并不敢太靠近那边,而是佯装无事的和前来的客人寒暄着,招呼着。

    倒是傅馨儿主动起身来到楚家人跟前,她和楚心樱的年龄差距最小,所以她一上来就抓住楚心樱的胳膊在楚心樱的耳边小声的嘀咕着。

    楚心樱先是一愣。

    继而惊喜。

    继而握住傅馨儿的手忙不迭的问道:“馨儿小姐,你说的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傅馨儿点头:“这还有假?”

    “太好了!”楚心樱很兴奋,却又不敢太大声。

    “一会儿客人都到齐了,我会把她叫过来在这边伺候着。”傅馨儿妥妥的语气。

    楚心樱终于眉开眼笑。

    终于啊,恶贯满盈的女囚要得到报应了。

    穿梭间,她将傅馨儿告诉她的事情也跟自己家里的人说了。

    洪宝玲自是一脸冷笑。

    楚桥梁倒是有一秒钟的诧异,继而也吐了两个字:“活该!”

    亲生父母亲啊,蓝忆荞得亏没听到,如果听到了心中不知该是个什么滋味。

    也或许,心,早已经长了茧子了吧。

    她和苏焕两人站在暗角落里看着偌大的客厅里陆陆续续的来客人,这会而傅馨儿也上去换衣服去了。

    蓝忆荞和苏焕两人就闲聊。

    “都办妥了?”苏焕问道。

    “那是自然!”蓝忆荞一脸轻松:“而且是双重保险。”

    “太牛了你个悍匪!”苏焕推了蓝忆荞一把。

    “你……你,你们可真不愧是我的好闺蜜,好姐们。一二个的,这都没商量都知道喊我悍匪!”

    “还有谁喊你悍匪啊?”苏焕好奇道。

    “改天给你介绍认识。”蓝忆荞一边看着外面一边说道:“但是他们喜不喜欢你,我就不敢说了。”

    “为什么不喜欢我?”苏焕傻不拉几的问道。

    “因为我经常在他们俩面前说你坏话!他们俩都知道我烦你烦的要命!”

    苏焕:“……”

    这个悍匪,说话可一点都不藏着掖着。

    她轻笑,转脸看向蓝忆荞,蓝忆荞却一脸迷妹的表情看向外面。

    谭韶川是最后一个到场的。

    客厅里聚满了人,在看到谭韶川缓缓而来时候,都不由自主的让开了个道。

    男人一身得体的藏青色西装,永远都是低沉内敛的容色,不愠不怒,不笑不凛,却足以将戴遇城家的整个宴会场给镇住。

    “谭总,您来了。”

    “谭总您最近可好?”

    “谭总,我有个项目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商议?”

    谭韶川微微颔首一笑:“今天是谢氏家族小孩子的生日,谭某不便在这里谈论生意方面的事情,失敬。”

    一番话说的,既不是拒绝,又很让人佩服。

    沙发上的谢老太太也极为的高兴。

    “川儿,区区一个小孩子的生日宴,你也跟着忙这一趟。”老太太抬臂朝谭韶川招手。

    “应该的,伯母。”谭韶川礼貌的说道。

    因为谢老太太向他招手,而且自己父母也在那边,谭韶川自然而然的便朝他们那边走去。

    他看到了坐在谢老太太身边的曹瑜。

    曹瑜一脸冷洁,看到他之后也是不卑不亢甚至颇有一种受了委屈却依然不屈服的无言表情。

    谭韶川不动声色。

    只当没看见,但心里已经断定,曹瑜和谢家的关系似乎已经发生了变化?

    他坐在了谢老太太和曹瑜的对面,看都不看曹瑜。

    谢老太太率先开口了:“川儿,其实你和瑜儿早就认识,不过今天我还是着重的要跟你介绍瑜儿……”

    话说了一半,谭韶川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一抬臂,阻止了谢老太太继续说下去,而是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继而向外走了几步接通。

    “在哪儿?”男人磁厚的嗓音带了一种玩味的语气问道。

    “你猜?”电话那一端,是女孩狡诈的声音。

    “猜不着,挂了。”谭韶川故意挂断电话。

    蓝忆荞看着手机,愣了有几秒。

    谭韶川这边已经回到了座位上。

    谢老太太继续刚才的话题:“川儿呀,来来来,伯母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瑜儿……”

    滴铃铃。

    谭韶川的手机又响了。

    他再次出去接通。

    “怎么样啊,我的电话打来的及时吧?”电话那一头,女孩得意的语气。

    谭韶川依然磁厚稳淡的嗓音:“嗯,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的晚礼服?”

    “什么样的?”蓝忆荞仰头想了想:“压过傅馨儿的!”

    “好。”男人又挂了电话。

    再次回去,谢老太太第三次继续刚才的话题。

    结果,男人的手机又响了。

    这下把个老太太给气的,她看着在坐的所有人一眼,谭以曾装作和别人聊天,姚淑佩也在和客人聊天。

    谢老太太干脆追着谭韶川追了出去。

    “好,就这样。”谭韶川刚好挂断电话。

    “川儿!”谢老太太在背后吆喝道:“你是不打算给伯母面子,是吗?”

    “伯母您告诉我,您需要什么面子?”谭韶川微微含笑,十分耐心的问谢老太太。

    对于长辈,该有的尊重他一向都做的非常到位。

    “只要韶川能做到的,韶川决不会吝啬给予。”

    “你和瑜儿之间的事情,我听阿城说过,你这个人我也算是从小看着长大的,伯母知道你是个十分严谨,生活作风从不乱来的年轻人,要说以前瑜儿毕竟是个混娱乐圈的,在身份上和你悬殊太多,而今不一样了川儿,我和你谢伯伯认她做干孙女了,谢氏集团将来的产业瑜儿要占百分之八十,而阿城充其量也只有百分之十。你说瑜儿和你的身份,配不配?”老太太看着谭韶川。

    那语气再明显不过。

    她在代替曹瑜,向谭韶川确立两人的关系。

    “伯母,您想说什么,长话短说。”谭韶川的目光不再像刚才那般温和,而是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肃色。

    “让瑜儿做你今天的宴会上的舞伴。”谢老太太倚老卖老的语气。

    “然后以后呢?”谭韶川又问道。

    “然后以后,伯母不是个强人所难的老太太,看你们以后的发展,如果你们相处下来,彼此不喜欢对方,老太太我不勉强,好不好?”

    谭韶川:“……”

    老太太继续:“川儿,我就说嘛,我的瑜儿多清傲,多有辨识度,那性子一点点都沾染不得尘埃里的肮脏,虽然混迹娱乐圈却是出淤泥而不染,她多配你啊……”

    “伯母。”谭韶川打断了谢老太太的话。

    “佟博翰佟老先生您和他不会不熟吧?”

    “川儿你什么意思?”谭韶川拒绝和佟桐联姻,并一举将佟博翰的生意驱逐出境的事情,她自然比任何人都清楚。

    “如果伯母觉得我对付佟老先生是纯属我侥幸的话,那么韶川不妨现在就告诉您,您以及阿城你们整个谢氏家族可以试一试,看看我谭韶川能不能做到将你们谢氏一门一锅端了!”

    谢老太太:“……”

    谭韶川却豁然一笑:“韶川不愿意事事都做这么绝,毕竟我们祖祖辈辈都私交甚笃,您觉得呢?伯母?”

    谢老太太的背脊上出了一层薄汗。

    她知道,谭韶川虽然没有直言拒绝她,可话说道这份上,已经很明确了,之所以没有明说,还是顾了她面子的。

    她更知道,谭韶川是个说道做到的主儿。

    和佟博翰相比,谢氏尚不如佟氏金融那般的庞大,佟氏都被谭韶川一锅端了。

    更何况谢氏?

    她无言了。

    谭韶川一向做事低调周到,他微鞠了身子,双手扶着谢老太太说道:“伯母,我扶您进去。”

    “哎,川儿,原谅伯母,好么?”

    “韶川是晚辈,伯母原谅韶川才是。”一边说着,一边扶着谢老太太进去了。

    室内的曹瑜一看到谭韶川扶着老太太进来了,立即喜出望外。

    自古以来,豪门内的婚姻讲究的都是门当户对。自己有谢氏这块金牌攥在手里头,以后和谭韶川……

    她站起身,脸上浮现着一种羞涩的浅笑看着谭韶川。

    然而,谭韶川不看她,不理她。

    只肃穆了一张脸将老太太扶到沙发上坐着,而后一转身,看向大厅的某个角落。

    他冲着角落里的小姑娘喊道:“你过来!”

    ------题外话------

    应该还有一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黄大仙救世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