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049章 叔叔,又见面啦!

    吕萍来京城就是为了给外甥弄个老婆。

    现在倒好,老婆没弄到,自个儿先被整局子去了!

    被丈夫一掐人中,吕萍悠悠醒过来,想起外甥的处境,忙向邱岚求救:“景夫人,您一定要给我们做主啊!大庆那么老实一孩子,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作奸犯科的事儿,肯定是有人污蔑他!”

    “老实?他要真老实,会觊觎我们家孩子!”不等邱岚开口,景明耀怒气腾腾的喝叱已传来:“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

    又是‘我们家孩子’又是‘天鹅肉’,听得邱岚冷笑:“景明耀,你真以为你这养女是省油的灯?做表哥的和表妹有点口角之争不是很正常,她倒好,非要报警往局子里闹!”

    妻子这般颠倒黑白,景明耀当即反驳:“你没听警察同志说,吕大庆那混账东西都动刀了!?”

    想到许建桥夫妇是谁找来的,他堵在胸口的愠火更旺,“在我眼皮子底下,就敢心怀不轨、持刀伤人,这要跟他们回老家,不出一个月就该被他们吃得骨头渣都不剩!”

    “听你这话,还怪起我来了是么!?”

    邱岚倏地从沙发上起来!

    “阿姨,叔叔肯定没这个意思。”女孩软软的声音横插进来,带着点迟疑:“我大伯他们来京城,阿姨您也不知道,我大伯母会带上一个流氓。”

    “许谙谙你骂谁流氓!”吕萍从地上爬起来。

    许谙谙没吭声,只拽着包往景明耀身后躲。

    “你心气高瞧不上大庆,我也不逼你,你怎么还骂人呢你!”吕萍不顾许建桥的拉扯,上前就要与许谙谙理论,到后来,索性撒泼的哭开:“我这造的什么孽!大老远地,来领这个没爹没妈的孩子回家,孩子不道我的好就算了,还想把我亲外甥往牢里送,我苦命的大庆啊!”

    景明耀简直听不下去!

    他望向妻子,手却指着吕萍,气得微抖:“这就是你找的许家亲戚!”

    邱岚张嘴还想争,一旁的民警终于看不过去:“作为人民警察,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公民,吕大庆的犯罪事实可观存在,我们已经掌握充分的证据,即日便会立案侦查!”

    一时间,邱岚无话以对。

    无论是强女干未遂,还是持刀伤人,那都是要吃牢饭的。

    两罪并罚,最少也得判三年!

    吕萍是彻底慌了。

    如果外甥被判刑坐牢,后半辈子就毁了!

    眼瞧着指望不上邱岚这位景夫人,吕萍只能收起自己的泼辣相,向许谙谙假意讨好:“谙谙,你大庆哥就是性子轴,言行上有失当的地方,大伯母请你别和他一般见识,都是自家人,闹到法庭上多不好看!”

    许谙谙从景明耀身后出来,对上吕萍殷切的目光,她抿唇瓣,白皙小脸在灯光下愈显恬静,尔后,幽幽地开口:“大庆哥掐着我脖子把我往树丛里拖的时候,也没见他把我当自家人。”

    “……”吕萍。

    “而且,这是刑事案件啊,就算我原谅他,一旦证据确凿,检察院还是会代表国家对大庆哥提起公诉。还有——”

    吕萍心头一跳。

    许谙谙再出口的话,打碎了她心底最后一丝希冀:“大庆哥拿刀想刺的,是在酒店吃饭的另一个客人,大庆哥也是他叫秘书送去局里的。”

    另一个客人,还带秘书……

    不是大老板是什么?

    吕萍眼前一黑,再次吓晕过去。

    ……

    林穆摘下隐形眼镜,退出了《地球乐园》。

    那个被他用于登录的npc号,也由黄色转为灰色。

    投屏上,镜头一直跟随着,这会儿,已经在录口供,向警方详细阐述的犯罪过程。

    在边上听得直骂狗东西。

    录好口供,叫上俩室友回学校。

    明明虚拟屏上的神情肃穆,林穆却觉得,她背后已经有一条狐狸尾巴在欢腾摇晃。

    不用再回老家受刻薄亲戚的磋磨,还能堵住邱岚及其他人的嘴,确实是一石二鸟之计。

    ——还懂得‘狐假虎威’。

    这样想着,林穆也是笑意盎然。

    如今的,已经很接近于ai的思维。

    《地球乐园》,这款游戏的剧情,无疑是蕴育她成长的最好养分。

    即便他离开了《地球乐园》的管理核心团队,无法借职务之便前往基地带回的仿生人原身,但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再制造一个百分百克隆的仿生人躯壳,再将的代码植入,那么,实体许谙谙就会出现在他面前。

    然而,他至今未这样做。

    就像一个新生儿,来到世上需要九个月。

    两百多个日日夜夜,让它从一枚受精卵成长成一个胎儿。

    也让它逐渐适应了外面的世界。

    脱离母体的胚胎无法存活,自我意识刚觉醒的仿生人亦是如此。

    在她做好准备前,突然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游戏空间,自己只是一段代码,完全受程序员的操控,只有两种结果——

    或进化成更优秀的ai,或……彻底崩溃。

    这个险,他冒不起。

    而且——

    在的成长过程中上,需要更多正确的引导。

    而他进入游戏,是目前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

    ……

    回到学校,许谙谙叫了外卖,特意选的星巴克还有各种小蛋糕,等外卖小哥一打电话,她就趿着拖鞋,亲自跑楼下去取。

    再回来,一人一份,送到沈星和孟瑶桌上。

    “别以为给点小恩小惠,我就还会帮你再作假。”

    孟瑶口嫌体正直。

    ——拿饮料和蛋糕一点不含糊。

    沈星作为今晚的大功臣,又是报警又是交作案工具,得到许谙谙的额外嘉奖:一份加单的鱿鱼炒年糕。

    看到装年糕的外卖桶有面盆那么大,孟瑶觉得许谙谙这人简直有毒。

    十分钟后——

    木着脸看沈星吃完年糕的孟瑶:……我tm还能说什么?

    ……

    隔日,许谙谙接到电话,又去局里补充口供。

    等她出来,外面下起了毛毛细雨。

    双手挡在头顶,她正想跑去前面公交站,一辆黑色轿车滑过来,然后停在了她身旁。

    后车窗,缓缓落下。

    那是一个穿白衬衫黑西装的成熟男人。

    瞧着三十出头,很俊。

    ——是那种清隽到削瘦的俊。

    许谙谙有些怔愣,倒不是男色所惑,而是她在对方深邃的眼眸里,读到了一抹叫作‘相识’的情绪。

    然后,她听到男人缓声道:“没带伞出门?”

    只是一瞬。

    许谙谙认出了对方,小脸上也漾开笑容:“叔叔,又见面啦!”

    ------题外话------

    明天要上pk了,为期三天,急需大家的火力支援~大家不要养文啊,求追读,求留言,求点击~再求个推荐票~

黄大仙救世网开奖结果